吉林省四平市安全局、造假案陷害许冰涛入狱谁在冲当保护伞?

B2B
  • 网络整理
  • 2018-10-04 17:20

  吉林省纪检委机关责任缺失、司法人员徇私腐败、竟使常鸣这些身穿官衣、行使公权、枉法判决的腐败分,常鸣、杨国春、韩长国等不予惩处,又极力充当保护伞。

  问责与举报

  问责:吉林省、省委书记、省长、纪委书记。

  问责:四平市、市委书记、市长、纪委书记。

  事实申诉与举报

  举报:四平市国家安全局、局长、常鸣、工作人员杨国春、韩长国。

  我叫许冰涛,男,汉族,1976年6月21日出生。现服刑于长春铁北监狱。

  指定诉讼代理人,周桂芝,女,汉族,1949年10月1日出生,是我的母亲。

  因为我的案件是由四平市国家安全局局长常鸣,办案员杨国春,韩长国等人,利用国家赋予的职权便利,采取非法监禁,刑讯逼供,违法取证、全程监控等非法手段,为了赚得所谓的政绩,博取仕途升迁的资本。硬性包装出来的"间谍案。,这是一起彻头彻尾的村冤、假、错"俱全的案件,因此对"吉四检刑诉【2008】 27号的起诉书,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四刑初字第39号刑事判决书,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吉刑经核字第4号刑事裁定书,以及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吉刑监字第84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对我的案件所做的判决裁定不服,据此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申请。

  要求:重新审理,追究刑讯者刑事责任。

  现将事实经过(抗诉理由)叙述如下

  刑讯过程(由许冰涛自述)

  2008年3月8日,我在四平市长途客运站被四平安全局人员非法抓捕,被关押到长春市安全局二楼,以涉嫌向境外间谍组织出卖情报为由,进行了长达十五天的非法审讯,在审讯期间,四平安全局的杨国春,韩常国,申健等人每天都对我进行毒打,每天都是重复相同的刑讯过程。杨国春先让手下对我进行拳打脚踢,之后对我说"你必须"配合"我们,我让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如果不按我说的做,就继续收拾你,直到你按我说的做为止。"我拒绝所谓的"配合材,招来的先是毒打,后是体罚,让我把几十斤重的铁椅子提起来,必须离地面十厘米,高度稍有降低就打我,然后是让我蹲马步,一蹲就是儿个小时,稍有变形,又是一顿毒打。为达目的,他们还多次威胁我,如果我再不配合"就对我的妻子和父母采取措施。不仅如此,他们还二十四小时有人对我进行看管,不让我休息,刚闭上眼睛,就会把我推醒,我每天只能在他们交接班的空档休息几分钟,致使我在刑讯时多次出现幻觉,对所说的话根本没有意识,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况下,我只能违心的屈服于强权,做了以求速死的招供,但是由于国家把死刑权收归最高法院,我才得侥幸存活。(对刑讯逼供的办案人员,许冰涛可以一一指认)。

  抗诉申请的法理依据

  1.当事人自证其罪的供词来源违法

  当事人许冰涛自罪供词是四平市国家安全局的办案人员杨国春、韩长国以及他们的手下,采用强制手段以"监视居住"为名,对许冰涛非法羁押15天期间所取得的。非法拘禁的目地是为下一步刑讯逼供非法取证做准备。在对许冰涛非法拘禁期间杨国春、韩常国每天都指使办案人员,对当事人施以无休无止的刑讯逼供人格侮辱、欺诈等手段进行摧残和折磨,还曾多次以不招供就对当事人家属采取。措施"相要挟,最终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家破人亡的压力下,违背意愿妥协做出了自证有罪的虚假供词。

  作为侦查机关的办案人员,利用非法手段取得的证言来证明违法行为,本身就是蔑视宪法、知法犯法的违法行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就有对此类证言依法排除的严格规定。原文如下:。审判人员,检查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明自己有罪。。针对这一法条也做了详实的解释并界定了适用范围。对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供述和采用暴h、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依法排除,不得作为报请逮捕、批准或者决定逮捕、移送审查起诉以及提出公诉的依据。这也就可以理解为,许冰涛。间谍案"中,作为主要定罪依据的嫌疑人自证有罪的证言是非法的和必须加以排除的,也就是无效的,既然证言无效,那么许冰涛就是无罪的,在无效的证言面前,检察院的公诉、法院的判决也是牵强和无效的。

  非法拘禁,刑讯逼供这种只在清廷,日伪时期才盛行的下三滥手段,在时下中央三令五申严令禁止的情况下,还有人顶风行事。这种行为对社会、国体、政体构成的危害,远大于贪腐,贪腐对人民造成的伤害是间接的,冲突也相对缓和一些,惩治几个巨贪就可以震慑住,影响范围相对小一些,而且影响范围也只在社会结构上层,不会伤及国家的根基;刑讯逼供制造冤假错案草菅人命对人民的伤害则是直接的,冲突也是激烈和不可避免的长此以往会把人民逼向国家的对立面,结果是后患无穷。个别人滥用职权私设公堂,以权压法,目的不过是为了捞取往上升迁的政绩,利欲熏心是他们为所欲为的动力。起码的人伦他们都已经丧失了,更不要奢谈什么人民公仆。四平市国家安全局的杨国春、韩常国自称安全局具有高于其他公检法国家机构的特权,公检法对安全局侦办的案子,只能予以无条件的配合,一路绿灯,安全局享有一家独大的特权,动辄以涉密相要挟,致使检察院的监督审查职能无法行使形同虚设。一言堂更是大行其道司空见惯,四平市检察院、法院迫于安全局办案人员杨国春、,韩常国的淫威,任由他们为所欲为草菅人命。办案期间杨、韩二人全程监控每一个办案过程和具体细节,直至许冰涛冤案审理完毕才住手。玩弄司法的尊严是小失去民心民意才是误党误国的头等大事,试想一下杨、韩之流,利用国家赋予的权利,背地里干的是祸国殃民为代价满足私心的勾当,这样的人不但得不到严惩,还得到升迁和重用,还有天理吗?普通百姓面对"涉及国家机密这顶大帽"根本无力抗争,村涉及国家机密"也就成了杨国春,韩常国畅通无阻的"尚方宝剑。他们的卑劣程度于时下在网络上盛传的"女神探。聂海芬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不同的是,他们还隐藏在幕后,聂海芬因为一起张氏叔侄10年强奸冤案"东窗事发"才浮出水面。如果惨无人道是用来形容日本侵略者的那么形容杨国春,韩常国,就只能用惨绝人寰了。

  2.旁证,书证,物证有瑕疵

  刑讯逼供得来的旁证

  判决书,以当事人的哥哥许冰峰的供词佐证许冰涛有犯罪事实,许冰峰的供词也是刑讯逼供得来的,办案人员在抓走许冰涛的当天,同时也抓走了他哥哥,同样以监视居住为名进行刑讯逼供1 6天,最终办案人员强迫许冰峰在看不到供词的情况下,在供词上签了字。释放时办案人员没有给出任何涉及。监视居住。的手续,等于许冰峰被迫人间蒸发了16天,身心受到了极度摧残,(对刑讯逼供的办案人员,许冰峰可以一一指认。

  疑点重重的书证

  为本案定性的关键书证有三个,分别是办案人员自称是由国家安全部出具的"间谍组织代理人确认书。沈阳军区保密委员会出具的"沈阳军区保密委员会密级鉴定。还有就是所谓的加入间谍组织"合同协议书材。前两份书证都有使用非法手段获得的嫌疑。依据是当事人的母亲到国家安全部就许冰涛的案件进行维权上访时,接待人员李常德回答复说村是地方根据安全法套用的地方行为,安全部根本就不知道帖。沈阳军区的接待人员回答的很婉转,只是说。还用传出去五百多份涉密情报,只要传出去一份,你儿子的命就没了。,侧面表达了对。密级鉴定"的权威性也存在质疑。这两份书证的行文也很不规范,存在很大疑点,通篇文稿除了正文就是年、月、日和加盖的公章,没有一处有责任人签字,【据2007年10月1日起施行的《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三十五条规定,司法鉴定文书应当由司法鉴定人签名或者盖章,多人参加司法鉴定,对鉴定意见有不同意见的,应当注明】。存在疑点更大的是安全部出具的"间谍组织代理人确认书"上加盖的安全部公章,款式和大小的都不符合国务院有关印章管理规定,印章的中心位置没有刊国徽,印章的直径也小了两毫米。不给书证签字或加盖名章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日后逃避罪责做准备,给调查问责设置障。使许冰涛冤案调查到哪里都没有具体的办案责任人,至于。合同协议书帖被四平安全局当做罪证,更是荒唐可笑,那份合同那份合同协议书是审讯期间逼迫许冰涛按照他们的意图手工绘制的,是刑讯逼供的产物。

  指鹿为马的物证。

  办案人员先入为主偷换概念,把凡是有涉及军事方面的文字和图像都冠以军事秘密"的字样来说率,可是他们忽略了军队的保密条例和加密文件的管理制度。通常遇有涉密文川冒部队会在涉密文r}或音像制品的封面或醒换位置直接冠以秘密钙级字样,根木不需要鉴定,Jl·在机要室里封存由专人保管,如果有人借阅还要履行完备的交接手续,根本不可能会有人把涉密的文件带出部队。许冰涛手中的光盘都是经过部队首长同意使用,不涉及军事秘密的电脑课件素材,是部队首长向上级年度汇报演示素材,只涉及有关部队改日常生活方面的内容。安全局办案人员自己拟订了一个表格,逼迫许冰涛按照他们的意图指认一些来历不明的光盘,把读取的光盘内容都说成是秘密,并传给境外课组织多少文件等等类似的话,按照他们的意思说了就不打,稍有不从就施以酷刑,最后按照他们意愿填制好表格的设定内容。事后他们只把这个表格拿到沈阳军区去加盖公章例行手续费本没有把光盘带去进行实物鉴定,这种做法完全是法西斯式的一言堂。面对侦查机关的强权手段,检察院明哲保身,对疑点冤情不间不问放任纵容,为形讯逼供大开绿灯。法院更是枉法裁判鱼肉百姓,对检察院提供的瑕疵疑点伪证,照单全收一律采纳坐收渔利,三堂会审同流合污,民之灾,国之难,何时休!!!!

  特定的历史环境造成的历史悲剧不该重新上演,通过媒体曝光的典型案例,据不完全统计1983年至2004年曝光冤案46起,刑讯逼供占到32起.2004年至今只有1起是刑讯逼供造成的冤假错案。(媒体不曝光不等于没有,只能说刑讯逼供做的更隐蔽)。由于特殊原因国家安全机关成为监管的边维地带,对刑讯逼供缺乏监管手段和力度,一些刑讯者在政绩利益驱使下,每次都以没有刑讯逼供证据为由逃脱监管,仍把刑讯逼供作为办案手段,对刑讯逼供做得只是更加专业和隐蔽,尽量_做得"死无对证,根本没有任何收效的趋势。试想一下哪个刑讯者会留下刑讯证据等着上边来调周查问责,更重要的是刑事逼供者以涉密为借口,都可以堂而皇之的避开调查,从而逃脱问责和惩治,满足私欲,滥用职权的做法能够通行无阻也就不足为奇了。


  

本文链接: http://www.pomon.cn//B2B/59718.html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电商报 责任编辑:电商报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五元源码铺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五元源码铺”,五元源码铺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五元源码铺立场。

相关文章

快讯

人物

本周热文

热门标签

顶部